迪士尼版《花木蘭》口碑光速崩塌

  • 发布于 09/16, 2020
原標題:亂用中國元素、故事硬傷隨處可見、動作戲簡陋寒酸

  本報記者 袁雲兒

  上周五,迪士尼真人電影《花木蘭》在內地上映,這部原本讓無數觀眾翹首盼望的年度大片,在上映后口碑暴跌,光速崩塌。該片豆瓣評分從開分時的5.9降至4.9,社交網站上對其的吐槽與批評更是不絕於耳:胡用亂用中國元素,故事和人物硬傷滿滿,戰爭戲和動作戲簡陋寒酸……截至9月15日,該片在內地的總票房僅為1.8億元,遠低於預期。

  蹩腳中國元素比比皆是

  對中國元素的胡用亂用,成為中國觀眾在《花木蘭》中第一眼看到的毛病。

  片中木蘭相親時化的鵝黃妝,被網友吐槽難看得“像第一次化妝的我”。木蘭的家鄉場景,一看便知是典型的福建土樓,然而根據考據,木蘭的故事發生在北魏今內蒙古呼和浩特一帶,有網友調侃,“同行十二年,不知木蘭是福建人”。木蘭相親時,鄭佩佩飾演的媒婆身后的門上赫然貼著“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,望世間眷屬全是有情人”的對聯,然而“願天下有情人終成眷屬”出自元雜劇《西廂記》……

  “不論是人物外在形象,還是美術置景,這樣蹩腳的中國元素比比皆是。”影評人“二十二島主”認為,《花木蘭》裡會有很多神奇又可笑的混搭,那都是西方人比較熟悉的中國文化符號。光是這些拼接混搭的文化符號,就讓這部《花木蘭》很難獲得太多的肯定。

  劇情未達到好萊塢流水線水平

  “這部電影在故事上就不太成立,可能加重了觀眾的失望。”影評人韓浩月認為,《花木蘭》最大的問題出在編劇上。“好萊塢成熟的編劇模式、迪士尼成熟的公主片模式,這一次沒有成功用到《花木蘭》裡,甚至連流水化作業水平都沒達到。”

  從1937年的動畫片《白雪公主》開始,迪士尼已經將“公主系列”成功打造成全球知名的品牌,其中不乏茉莉、莫阿娜等不同種族、不同膚色的公主。全世界觀眾都已經接受了公主電影的套路化表達。“但這次的《花木蘭》,劇情沒沖突,缺乏敘事主線,常常在觀眾期待高潮戲的時候就停止了,充滿了莫名其妙的人物和匪夷所思的情節。比如鞏俐飾演的女巫仙娘,明明一直在給反派通風報信,結果最后突然替木蘭擋了一箭,這中間沒有任何轉折,讓人特別驚訝。”韓浩月說。

  制片人關雅荻則認為,該片將戰爭戲處理得過於兒戲化。“其實戰爭是殘酷的,一般娛樂大片,特別是好萊塢制作的大片,反戰是普遍價值觀,在《木蘭辭》原文中,反戰意識也非常強烈,但這部電影的戰爭戲有點過家家的意思。”

  戰爭戲不符合觀眾常識

  “《花木蘭》告訴我們,即使在好萊塢這麼完善、成熟的電影工業之下,如果不用心,也能拍出爛片來。這部電影的失手,跟美國電影人對中國故事的理解有關,但是關系很小,主要還是從情節到人物、再到制作技術層面的坍塌。”看完該片,影迷羅先生發布了這樣一條失望感明顯的朋友圈。

  在他看來,不需要去深挖影片在文化上的差異,光是技術上的硬傷就值得觀眾吐槽。“以《花木蘭》中的戰爭戲為例,片中攻破一座城池一二十人就能做到,柔然的侵犯也被簡化成一支二十人左右的騎兵隊。”他認為,影視作品在一些細節處理上並不一定需要完全符合史實,但不能完全將當代觀眾的常識、對古代戰爭的基本想象置之不理。

  “迪士尼這次的宣傳手段和對觀眾的預期管理也有點失策,從各種宣傳物料上看《花木蘭》都像一部動作大片,觀眾抱著這樣的期待進影院,卻發現它更像一部奇幻冒險片,其中的動作戲不僅少,而且水平也不高,這都造成了觀眾心理上的巨大落差。”關雅荻說。